最值钱的投资移民信息就在这里!

Jay Peak真实投资人故事:太渺小,太迟知道的卑微·······

(大侠对于失败项目持续跟踪报道已经成了习惯,尤其是这个项目,大侠作为始作俑者质疑,必须坚持下去。原文转载于VTdigger,链接:https://vtdigger.org/2016/12/31/one-investors-story-little-maybe-late/, 大侠之前和对整个Jay Peak项目持续了3年曝光的Anne Galloway女士进行过交流和协助其采访投资人,详情请看《Jay Peak投资者必读和召集:独家专访VTdigger资深记者Anne Galloway女士》,以下为英文文章大侠节选翻译,图片也均来自VTdigger)

Minggan Wei是在一个他喜欢的国家的一个城市做着生意。

不过他可能要放弃这一切了,他已经花费了数以万计的钱用来阻止这一切发生,但是他已经不能在付出更多了。

他的选择,他的希望,每天都在不断的变得渺茫。Wei,英文名Justin,现在居住在波士顿。他也是最后几个参加并认购了Jay Peak项目的投资人之一。他的投资款在SEC起诉Jay Peak的一个月之前到达监管账户。

Wei和他的姐姐,都认购了Jay Peak的 Q Burke酒店项目,虽然酒店已经建成,但是附属的运动员中心和奥林匹克水上中心都没有建。

Q Burke是整个Jay Peak旁氏骗局中的最后几个项目之一。Minggan Wei 26岁,以及他姐姐 Zhao Wei,28岁,一起出了超过100万美金,多次要求退还其投资款均遭到拒绝。

他们也拿不到他们投资所带来的的永久绿卡了。Minggan Wei说他的学生签证将在二月过期。

“人们认购EB-5项目,是相信美国这个国家,而不是相信政府。”Minggan Wei几天前在波士顿接受采访说,他自从17岁就已经开始在波士顿读书上学。

“人们喜欢美国,不然为什么要拿绿卡呢?” 他用自己的境遇来说明,“人们拿绿卡是为了来这里居住,变成这里生活的一部分”

Minggan Wei和他姐姐Zhao Wei 在SEC起诉后,也起诉了所有的Jay Peak关联人员,但是他们后来放弃了诉讼,因为成本真的太高了。

Minggan Wei的故事和很多投资Jay Peak的人雷同。

投资人来自巴西,意大利,巴基斯坦,或中国,因为那些地方的腐败问题。而来自阿拉伯,英国,或者瑞士的投资人,则觉得他们本国开始新生意比较难。

他们来美国寻找,安全和自由,并且希望他们认购的项目能为他们获得绿卡。

对于多数人来说,50万美金使他们终身的积蓄,并且希望能够全额返还,这样他们就能把孩子送入大学,开始自己的新生意,或者退休。有很多是签证快要到期的学生,以及来美国开辟新天地的企业家。

Jay Peak曾经的负责人Stenger跟投资人们说他们的钱会拿回来的,还有分红。但是目前八个项目中,只有5个已经建成而,而且没有一个项目的全额返还本金。部分资金被挪用,用于私人花费。

当SEC在去年四月发起诉讼时,这成了投资人的恶梦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被VTdigger采访过的投资人普遍认为Jay Peak项目是安全的,因为有州长Shumlin的招募以及州政府对东北王国项目(Jay Peak系列在当地被称)的支持。投资人被告知政府机构监管项目的运营,事后被证明完全是空话!

Alexandra Castillo,一位墨西哥的地产经纪人,说假如不是州长出席2011年在迈阿密举行的说明会的话,她永远都不会认购Jay Peak系列项目。Castillo说州长在劝说投资人认购Jay Peak项目。“我们觉得他是政府官员,所以这不是骗局”Castillo说道。

Castillo觉得必须逃离墨西哥现在的毒品文化。“我们在墨西哥过的还行,但是我们想搬到美国来,向佛门特这样诚实守信的地方。我们总是被教育美国政府是公正廉洁的地方,然后突然我们发现我们错了!”

“我依然坚信”Castillo说到“政府会为我们做点事情。”

Wei Wang用家里的积蓄认购了Jay Peak生物园项目,他和他老婆来自北京,并且希望拿返还的投资款在休斯顿开家小餐馆。现在他不仅不能开参观了,而且连工作都找不到,因为他只有学生签证。

来自巴基斯坦的Sheryr and Noreen Iqbar也被蒙了。


他们作为空乘积累了十年多才有钱投资移民美国。他们相信Jay Peak生物园项目是安全的,并在2014年做出投资,原因是他们看到州长在宣传视频上说开发商是被审计过的。当他们看到SEC开始调查Jay Peak的时候,他们强烈要求撤出,在2015年12月,他们向USCIS申请撤出,在4天后就受到了批复。然而他们的投资款从来没有被返还,直到SEC起诉Jay Peak。

Q Burke项目和生物园项目本来在2014年8月被勒令暂停,然候在州长Shumlin的施压下,项目在暂停几个月后有很快拿到了部分许可,允许Jay Peak继续向海外募集EB-5投资人,同时也继续调查Jay Peak系列项目。

州政府要求所有新募集的资金都被放在监管账户中,并且只能用在真实的酒店和会议中心的相关支出。并且需要告诉投资人SEC已经在调查Jay Peak相关项目。

Wei家姐弟就是在在2015年3月州政府给Jay Peak系列项目放绿灯之后被招募的。Wei家姐弟在去年夏天起诉了Jay Peak相关人等,认为当州金融管理局调查Jay Peak项目时,应该采取更强硬的措施,这样他们就不会上当。

在案子九月开庭的时候,Wei的律师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起诉桌上,而对面代表各种相关实体的律师坐了两排,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最后Wei家不得不放弃了案件,因为他们发现根本无法承担起律师费用,根据Wei自己的描述,他的律师费已经高达10万美金,并且无法保证接下来是否能赢,还要继续花多少钱。

Wei说你无法战胜一个财力雄厚的机构,这个案子,面对的是佛蒙特州,有用接近无限的资源和律师。

“你根本无法忽视他们的存在,即使你是受害者,你的角色也太卑微了。

Wei是在网上找到EB5相关投资的。

“这真的是随机流量,但是我发现Jay Peak到处都有提到”Wei说。

Jay Peak的网站,提供他们的项目介绍,已经项目相关的建筑图片,看起来像是最好的。

于是他们发了一份咨询邮件,很快就有Jay Peak的律师Chuck Leamy回复,并一直跟他推荐Jay Peak项目如何如何好,并且没有任何理由不投资。根据起诉书,Wei在2015年12月见了Jay Peak负责人Stenger以及Chuck,在Jay Peak停留了两天做了考察。

“这是我唯一一次去Q Burke项目”Wei说,“他们正在建,看起来像是另一个成功的复刻。”

鉴于Jay Peak过往的成功,Wei的家人觉得没有必要仔细研究他们的项目文件。

“有一件事我始终没有做,但是我早就应该做了,就是去网上搜集一下项目相关的负面新闻!”Wei说,,“我们之前根本就不知道风险,现在我们知道太多了。”

Wei说Leamy是他打交道最多的人,并用Stenger的话说,他是超级VIP,除了亲自在Jay Peak接见之外,还同意讲他和他姐姐的管理费降到2万美金。他并没有见过Quiros,虽然SEC称他为“骗术大师”。

然后,直到2016年三月,他们的资金才全部汇入监管账户。

在2016年4月14日,他接到来自纽约一个投资了另一个Jay Peak项目朋友的电话。

“我有个天大的消息要告诉你”Wei回忆道,然后他朋友告诉Jay Peak被发现是骗局的消息,他震惊了。

在新闻发生的当头,他觉得有必要打电话给律师Leamy,但是出人意料的是,Leamy先打给了他。

“他说一切都没问题”Wei回忆Leamy给他当时的电话。“不要担心。”

但是当头,他就觉得继续下去并不是个好主意,所以联系了另外一个律师,并想知道他的钱是不是还在银行监管账户,结果钱已近没了。

“这只过了几天,我以为钱还在那里,可是银行却跟我说,钱已近被划走了。”

然后他才知道,钱早已近被迅速从监管账户划走,尤其是在三月最后的汇款到账之后。

和Leamy的联络变动迟缓,并且在去年6月起诉后中断。Leamy在起诉中拒绝承认有任何错误行为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(文章最后一段内容是讲述Wei在波士顿创建的公司,具体就不翻译了,其中有一段话大侠觉得突出了一个项目失败后,对投资人的深层次影响,翻译如下)

他坐下来谈EB5似乎有一种挫败感,以及什么能使他继续前进,并且经常责怪自己的失误导致了今天的境地。与此同时,他也疑惑为什么能有人可以这样巧取豪夺,却不用被追究责任,承担后果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(翻译结束)

 

首先,大侠深表遗憾,也对投资人的遭遇表示同情,大侠在2015年10月国庆期间就发布了相关文章,质疑Jay Peak疑似旁氏《国庆必读:移民改革重大利空,EB-5典范泥足深陷?!!》,并且在掌门Bill发来万字文声讨时,再次发文,指责其问题。《必读江湖大事:大侠再次挑战EB-5典范雪山派!(对疑似佛蒙特和杰伊峰项目指责的回复)》,如果是2015年10月之后的投资人,只要有幸阅读大侠的文章,想必都不会再碰这种垃圾项目的,可惜的是,大侠的声音还太小,也不被利益相关体推荐,加上大侠即使爆出,也有很多Jay Peak的利益相关群体,包括律师,区域中心,矢口否认,大侠没有办法阻止。

那么这些责任由谁来承担呢?州政府?州区域中心?欺诈的开发商?利欲熏心的卖项目律师?还是不懂风险盲从的投资人?想必段时间内也搞不清楚,但是出事之后,真正受伤最深的,往往也是最弱小的投资人。

通过上面的文章,大侠只想告诉各位已入坑和未入坑的投资人,细细读,你就可以规避一些选项目上的思维预设错误及中国式思维误区。另外大侠还想再多问一句,推荐了Jay Peak的各位移民律师渣滓们,你们晚上睡得着觉嘛?你们对的起律师的称谓和中国小白投资人的信任嘛?

作者: 炬羽玄

大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